佛光山佛陀紀念館

喬達摩
喬達摩>第98期 星雲大師開講

慈悲

文/《佛法真義》星雲大師

「佛教以慈悲為懷」,所謂「無緣大慈,同體大悲」,這是人人耳熟能詳的話語。但是慈悲並不是佛教徒的專利,也不是要求別人給予我們慈悲,而是我們要給人慈悲。

慈悲是一切眾生共有的財富,人間有了慈悲的光明,世界才能充滿溫暖的希望。「慈悲」二字,慈,是把快樂給人;悲,是替人拔除痛苦。你有痛苦,我願意為你拔除、願意帶給你快樂,這就叫作慈悲。

「無緣大慈」,即慈悲不一定要彼此有緣,並非因為你是我的家人、朋友,我才愛你,我才對你慈悲;真正的慈悲是不管你認不認識我,你有苦難我就要幫助你,不一定要有血緣關係。

「同體大悲」,是我把你看作跟我是一樣的。其實,奉行慈悲並不難,重點是要學習立場互換。你受苦難,我幫忙你;假如我有了苦難,我也需要人家的幫忙。因此,立場調換了以後,慈悲心自然就油然升起了。

我常常告訴徒弟:「一個人寧可以什麼都沒有,但是不能沒有慈悲。」因為慈悲是佛法的根本,也是做人本來就應該具備的條件。但是慈悲如果運用得不當,也會淪為罪惡。例如,父母縱容子女,造成社會問題;姑息惡作,導致社會失序;濫施金錢,助長貪婪心態;濫行放生,反而傷生害命⋯⋯這些都源於沒有正確的知見,缺乏道德的勇氣。所以,真正的慈悲必須以智慧、以正見為前導,否則你的濫慈悲,可能失去原有的善心美意。

真正的慈悲也不一定是和顏悅色的讚美鼓勵,有的時候用金剛之力來降魔伏惡,更是難行能行的大慈大悲。我們到寺院禮佛時,一進山門,會先看到一尊笑容滿面的彌勒佛,坐在山門口歡迎我們,這叫做慈悲的攝受。但是進了山門之後,會見到一位手拿金剛降魔杵,身穿盔甲,看起來很勇猛威武的韋陀護法天將,就是以威力的慈悲來折服我們的煩惱。

有的人在愛的慈悲鼓勵中可以進步,有的人在嚴厲的折服裡心生警惕。好比春天的和風、夏天的雨水,雖然能使萬物生長;秋天的嚴霜、冬天的寒雪,也能使萬物成熟。

然而,一般人做到的慈悲大都是「一時的慈悲」、「熱鬧的慈悲」,很少做到「寂寞的慈悲」、「永恆的慈悲」。什麼是「一時的慈悲」?例如濟苦救貧,這種只能濟人於燃眉之急。「熱鬧的慈悲」,如你去參加一場齋戒法會,以莊嚴肅穆的場面來攝受他人,這也是無法久長的。那麼,什麼是「寂寞的慈悲」呢?就像社會那些從事文化事業的人,他們默默耕耘,默默承受寂寞之苦,雖然沒有受到太多人的關注,但是它的影響力卻是無遠弗屆的。什麼是「永恆的慈悲」?興學辦道,以教育方式,從根本上啟發眾生的慧命;著書立說,傳播善美的思想,這就是「永恆的慈悲」。

總之,如果我們能用慈悲的心,對人體貼關懷;用慈悲的眼神,看待萬事萬物;用慈悲的愛語,隨喜讚歎;用慈悲的雙手,常行佛事,使自心與慈悲合為一體,不但自身的慈悲力增長,更進一步使整個宇宙都充滿慈悲。慈悲是一張無價的「通行證」,無論我們走到哪裡,即使一無所有,也可以時時擁有歡喜,處處得以安身立命。(佛光山法堂書記室供稿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