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光山佛陀紀念館

喬達摩
喬達摩>第041期

星雲大師點智慧:提放自如


文/《佛法真義》星雲大師  佛陀紀念館

最近一、二十年來,由於我視力不好,不能看書,甚至都不能看電視,生活裡面百無聊賴,除了講課,或者口述文章以外,最重要的就是寫一筆字。

所謂「一筆字」,就是因為眼睛看不到,落筆以後,假如要寫兩個字、三個字或四個字,不能一筆完成的話,第二筆就不知道要從哪裡繼續了。所以,我必須把要寫的幾個字,一筆完成。這個除了靠模糊的眼力以外,最主要是靠心力的幫忙,必須一筆從頭到底,我自己就名之曰「一筆字」。

自從寫一筆字以來,承蒙各界對我的謬讚,給了我許多的鼓勵,讓我對寫一筆字,增加了很大的信心。

在寫一筆字當中,常有人問我:「你最喜歡寫什麼字?」當然,我最喜歡寫的字,都是有關佛法的。例如,不忘初心、不請之友、從善如流、與人為善……但是我最喜歡寫的,還是「放下」這兩個字。

常常在我寫「放下」的時候,就有人說:「這太消極了,在世間上,為什麼都要放下才好呢?」

我覺得講這個話的人,他不懂得「放下」的意義。因為沒有提起,你就不懂放下。像你出門旅行,提個皮箱、日用品,這時「提起」對你當然重要;可是你回到家裡面,在客廳吃飯、到廚房幫忙,你還揹個皮箱進進出出?你覺得這樣會快樂嗎?假如說把皮箱「放下」,不是當下就能自由自在嗎?

所以,我覺得佛法教育人的,教你放下,它也一定告訴你要怎麼樣提起。當提起的時候,你要提起;當放下的時候,你要放下。提起的時候,要負責,要奉獻,要賣力;假如你提不起精神,就於事無補。

當你功名不就,事業不成,人家對你不能信賴,或者丟官去職,你不能放下,煩惱、計較有用嗎?在佛門裡,當提起的時候,就知道要能放下,當放下的時候,也要能提得起。

為了這許多人在世間上不肯放下,我還曾經說過一個故事。

有一位青年,爬山時不慎滑入山谷,所幸及時攀住樹藤,沒有跌死。他抬頭一看,往上是懸崖峭壁,往下是萬丈深坑。心中一急,大叫「佛祖救我!佛祖救我!」佛祖真的應聲而至,青年高興的請佛祖趕快救他。

佛祖說:「我是想救你,只怕你不聽我的話。」青年說:「這都什麼時候了,我怎麼敢不聽您的話呢?」佛祖說:「好,現在就請你把手放下來。」青年一聽,這還得了,把手放下來,不就跌死了嗎?他不但不肯放手,反而抓得更緊。佛祖很無奈的說:「你這樣執著不肯放下,你不放手,我又怎麼能救你呢?」

所以,「放下」在我們的生活裡面很重要,我們不要計較,不要比較,不要給功名富貴、貪瞋愚痴來束縛,你不是自己就放下了嗎?不是自己就自由自在了嗎?所以,學佛說難是很難,放不下呀!說容易也很容易,只要能放下,沒有人會來跟你為難。

為了現在一般人對「放下」為難,我就改為「提放自如」,要提起就提起,要放下就放下。該提起的時候,不放下很痛苦;該放下的時候,背負那麼重,也很難過。因此,當提起就提起,當放下就放下;能如此,就是學佛最好的修行。

(佛光山法堂書記室供稿)

 

放下並非什麼都有,而是智慧的展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