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光山佛陀紀念館

喬達摩
喬達摩>第110期

最美文房-安徽博物院典藏文房四寶特展

文/安徽博物院、編輯部整理   圖/安徽博物院

20156月佛陀紀念館與安徽博物院締結文化交流友好博物館後,同年9月「星雲大師一筆字書法展」於安徽博物院展出,繼去年「佛光恆常-安徽佛教藝術特展」在佛館展覽之後,今年再引進「最美文房—安徽博物院典藏文房四寶特展」,為兩館的文化藝術更推進新的里程。

文房四寶-紙、墨、筆、硯,是中國傳統的書寫用具,傳承中華文化,在世界文明中具有不可磨滅的地位。安徽是宣紙、徽墨、宣筆、歙硯的故鄉,「四寶」俱全。千百年來,伴隨著文化的發展和無數能工巧匠的琢磨營造,「安徽文房四寶」逐漸演變為集實用與觀賞於一體的藝術品。

本展覽除了展示紙、墨、筆、硯,以及製作材料和工藝流程,筆筒、墨床、硯滴、水盂等輔助文具,泛稱文房清供,與紙、墨、筆、硯構成了筆耕丹青不可或缺的用具。觀賞者可從中領略古人的匠心獨運、情思雅趣,感悟中華文化的博大精深。

第一單元壽越千年—宣紙

   造紙術是我國古代科學技術的四大發明之一,距今已有2000多年的歷史。紙的發明結束了古代簡牘繁複的歷史,促進了文化的傳播和發展。最初的紙由麻頭等原料製成,隨著取材的豐富和技術的發展,陸續出現了繭紙、發箋、棉紙、竹紙、皮紙等各種質地的紙張,直到唐代誕生了壽越千年的宣紙。

 

繭紙 沈荃《行書臨蘭亭序》手卷

清╱安徽博物院藏

繭紙,古代書畫用紙之一。起源於魏晉年間,是繼承和發展了東漢蔡倫所用的「樹膚」造紙法製成。紙質白細且有光澤,其上纖維交織如蠶繭絲,故美其名曰繭紙。繭紙一般質地厚重,紋理縱橫,細膩滑澤。此手卷是用整幅白薄繭紙書就。紙平色淨,質地細膩。絲光閃閃,簾紋縱橫,落墨呈半滲化狀,書寫效果極佳,屬於最上乘的一種御貢繭紙標本。

 

闊簾紙 徐悲鴻《行書四言聯》

民國╱安徽博物院藏

簾闊紋疏,白如戴玉,厚若夾貢。紙內纖維甚長,質地韌似中國長城古紙或皮紙之類。表面毛刺四起,稍欠平滑。徐悲鴻(18951953年),中國現代畫家、美術教育家。中國現代美術的奠基者,與張書旗、柳子穀三人被稱為畫壇的「金陵三傑」。


白綿紙 萬曆三年僧墨池《楷書千字文》冊

明╱安徽博物院藏

綿紙最初產生於晉代,原料以破布、舊棉絮、桑皮為原料製成。歷代的白綿紙中尤以元明時期所產涇縣紙最佳,紙色則分黃、白兩品,白綿居為上品。成品組織緊密,纖維無結。此冊紙色白淨,潔似冰雪;質地柔軟,密韌耐搓。由於紙張具有良好的保墨、顯墨性能,令所寫字跡顯得格外精神,墨氣逼人。

第二單元松煙不朽—徽墨

   墨是書寫、繪畫的顏料,主要分成松煙和油煙兩大類。松煙墨以松枝燒取的煙灰製成,油煙墨以植物油等取煙製成,多為桐煙墨。墨經硯研磨產生適用於毛筆的墨水,是古代書寫必不可缺的用品。借助於這種獨創的材料,中國書畫奇幻美妙的藝術意境得以實現;浩如煙海的古籍文書、碑拓得以流傳。作為一種消耗品,古墨能留存至今,彌足珍貴。


藝粟齋「天琛」墨

清╱安徽博物院藏

長方形,墨面額嵌珍珠一粒,上端楷書「天琛」填藍,中鈐「曹素功」橢圓印,下鈐「萬古超今」篆文方印均填金;墨背面鏤二龍相擁,中楷書「藝粟齋」填金,頂側楷書「頂煙」。

 

老胡開文「彌勒佛」墨

清╱安徽博物院藏

長方形,抅金邊框,額嵌紅珠一粒,上中部填金「彌勒佛」三字,下有方鈐「普濟眾生」篆書。背面上部有「皆大歡喜」填金、「胡開文」填銀,均篆書,下部有金銀綠彩繪彌勒佛立像。頂側部有「恩榮氏」,一側有「特製活油細煙」,另一側有「徽州屯鎮老胡開文法製」。

第三單元治世之功—宣筆

   毛筆是中國獨創的書寫和繪畫工具,在傳承文化及社會生活中發揮過重要作用。毛筆不僅是古人必備的文房用具,而且在表達中華書法、繪畫的特殊韻味上具有與眾不同的魅力。毛筆的筆頭用動物的毫毛加工製成,一般分為硬毫筆、軟毫筆與兼毫筆。毛筆屬於實用消耗物,筆毫易蛀,難以保存,傳世古筆罕見。宣筆以選料嚴格、精工細作著稱,具有毛純耐用、剛柔適中、尖圓齊健兼全的獨特風格。古時候,筆毫原料以山兔毛、羊毛、黃鼠狼尾毛為多,筆桿多使用竹管,也有用紅木、玉石等。宣筆的製作工序十分複雜,從選毫到製成,要經過上百道工序,主要有選毫、切割、修削、裝潢等。

 

道光戊午款木管抓筆

清╱安徽博物院藏

木管, 上有「道光戊午」款。抓筆又稱「摣筆」,其製作和設計有別於日常用的毛筆。筆管短粗,以五指抓握,專用於書寫榜書大字。

第四單元玉德恒久—歙硯

   硯是中國傳統的研墨工具,它是由新石器時代的研磨器演變而來,漢代以前稱為「研」。硯的種類繁多,有石硯、陶硯、瓷硯、玉硯、銅硯、鐵硯、漆(砂)硯、瓦硯等,以石硯為多。安徽歙硯,與端硯、洮河硯、澄泥硯為中國的四大名硯。

   宋代文人對歙硯極其鍾愛,有的甚至認為歙硯超過端硯。歐陽修有詩贊金星歙硯曰:「徽州硯石潤無聲,巧施雕琢鬼神驚。老夫喜得金星硯,雲山萬里未虛行。」

   黃庭堅在《硯山行》中贊歙硯:「不輕不燥稟天然,重實溫潤如君子。日輝燦燦飛金星,碧雲色奪端州紫。」蘇軾在《孔毅甫龍尾石硯銘》中稱讚歙硯:「澀不留筆,滑不拒墨,瓜膚而縠理,金聲而玉德。」在《偶於龍井辨才處得歙硯甚奇作小詩》中,蘇軾作「羅細無紋角浪平,半丸犀璧浦雲泓;午窗睡起人初靜,時聽西風拉瑟聲。」宋代蔡襄曾有贊歙硯詩:「玉質純蒼理致精,鋒芒都盡墨無聲。相如聞道還持去,肯要秦人十五城。」

   中國文人是中華文化最主要的代表,他們「持文字以易食,故以田喻硯」,「以硯為田,筆耕不輟」。硯臺是他們托物言志、宣洩內心情感的重要載體。古往今來,多少文人賞硯、愛硯、藏硯,甚至研究、參與到設計、雕刻硯臺。至明清,文人對硯臺的追求也越來越高,朱棟《硯小史》載「有佳石不可無良工,有良材不可無古法,本質雖高,裁就之方未精,磨琢之工未至,終非雅品,難入藝林。」


蟬形歙硯

明╱安徽博物院藏

歙石,色黑。硯首線條圓潤,似蟬形,四周起邊,硯堂較平,墨池較大且深,弧底,硯首著地,硯底有兩乳狀足。

 

辟雍硯

隋╱安徽博物院藏

圓形。硯面微凸,外側一周為水池,硯身下為二十個蹄形足,排列緊湊,足底相連形成圈足。硯身、池及圈足外側均施赭釉。

第五單元怡情雅趣—文房清供

   文房清供是中國傳統文房輔助用具的泛稱,有筆洗、筆筒、筆架、墨水匣、墨床、鎮紙、水盂、臂擱等。商周時期中國已有了玉質調色器,漢代出現了水盂、硯滴、筆格等。唐宋時期,隨著文化藝術的繁榮,文房輔助用具的品類逐漸增多。明清時期,文人雅士更加注重文具的裝飾性,並與筆、墨、紙、硯相映成趣,令人心醉。

 

青釉避邪插座

西晉╱安徽博物院藏

器形作猛獸蹲伏狀,背有一管狀流。器身刻畫有羽翼、鬍鬚鬃毛、獸尾,形象生動,通體施青釉,釉面勻潤光亮;胎較厚重,胎色淺灰,質地堅硬,瓷化程度高。此件製作精美文具是六朝青

瓷中的佳品。

最美文房—安徽博物院典藏文房四寶特展

展期:2018/10/20-2019/1/13

地點:佛陀紀念館本館二樓第二展廳

電話:07-656-303340024003

教育推廣講座及相關活動請上官網:www.fgsbmc.org.t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