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光山佛陀紀念館

喬達摩
喬達摩>第069期

疑什麼?

文/《星雲禪話》星雲大師  圖/滿吉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法閦禪師是北宋臨濟宗楊岐派的僧人,是五祖山東禪寺法演禪師的弟子,因為心中的疑惑久久未破,總感到晦暗不明,於是跑到方丈室去,請求法演禪師為他開示。經過法演禪師的一番點撥,終於有所領悟。

    後來,法閦禪師又到東林宣密禪師那裡參學,發現東林宣密禪師只不過有一些平實的領會罷了,並沒有更深入的體悟。

    有一天,法閦故意拿著一朵花,繞了東林宣密禪師的禪床一匝之後,把花輕輕地插在香爐中,雙手在背後交握著,然後問說:「和尚,這是什麼意思?」東林宣密禪師幾次回答,始終都不契入。

    由於始終參不透,過了兩個月,東林宣密禪師終於開口問法閦禪師,請他說明白,當時插花的用意究竟是什麼。

    法閦禪師呵呵大笑,反問宣密禪師說:「和尚,我不過是將手裡的花插在香爐當中,如此而已,這麼久的時間,你在懷疑什麼啊?」

    進入佛法的方法有多種,有的從信仰入門,有的從慈悲入門,有的從懷疑入門。像禪堂,總叫人提起疑情,但是如果懷疑不解,就不能悟道。像東林宣密禪師,無法明白法閦的插花之舉,當然不能相契。

    禪門對於一舉手、一投足、揚眉瞬目,都有所指;有時候東說西說,要去推敲他的另有一說,若不能參悟題外的玄機,當然就不能契入了。此外,像禪門的「人從橋上過,橋流水不流」,或者是「牧州的牛吃草,益州的馬腹脹」,如果對整個宇宙萬有的本性不能掌握,怎麼能了解這種超越時空的禪意呢?

    所謂拿花插在香爐中,你用平常心去看,這就是拿花插在香爐中;如果說鮮花一朵,上達佛心,那又是另外的意思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