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光山佛陀紀念館

喬達摩
喬達摩>第071期

一喝有多重

文/星雲大師 圖/滿吉

宋朝翰林學士蘇東坡,有一次與東林常總禪師談論「情與無情,同圓種智」的問題,忽然有所覺悟。因此,作了三首詩表示未參禪前、參禪時,以及參禪悟道後的心得。分別是:

    「橫看成嶺側成峰,遠近高低各不同;不識廬山真面目,只緣身在此山中。」

    「廬山煙雨浙江潮,未到千般恨不消;及至歸來無一事,廬山煙雨浙江潮。」

    「溪聲盡是廣長舌,山色無非清淨身;夜來八萬四千偈,他日如何舉似人?」

    有了這樣的禪悟以後,蘇東坡對佛法自視更高。

    有一天,他聽說湖北荊州玉泉寺的承皓禪師禪門高峻,機鋒難觸,蘇東坡心中甚為不服,於是微服求見承皓禪師,問道:「聞禪師禪悟的功行很高,請說禪悟是什麼?」

    承皓禪師不答,反問他:「請問您貴姓?」

    蘇東坡說:「姓秤,乃秤天下長老有多重的『秤』!」

    承皓禪師大喝一聲,說:「請問這一喝有多重?」

    蘇東坡無以為對,禮拜而退。

    蘇東坡參禪的三個層次,正如青原行思禪師曾形容禪的三個階段:謂參禪前,見山是山,見水是水;參禪時,見山不是山,見水不是水;到了參禪悟道後,見山又是山,見水又是水。

    禪者經此三關,雖能開悟,但並非修證;悟是解,修屬證。故禪者由悟起修,由修而證;如無修證者,遇承皓禪師此等禪宗大匠的一聲大喝,就瞠目結舌,啞口無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