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光山佛陀紀念館

喬達摩
喬達摩>第083期

財神是誰?

文/星雲大師

早期我在大陸參學的時候,有一年掛單在一座寺院叢林裡,剛剛適逢春節,常住下令大眾排隊到山門外去迎財神;我在當時就非常的反感,我雖然很貧窮沒有錢,但我也不要迎財神。我們為什麼不迎佛陀,要迎財神呢?究竟信仰佛法偉大?還是錢財偉大呢?

這種行為就說明了,佛教沒有脫離世俗,只希望發財,不希求佛法。甚至寺院本身,也是著重「化緣」更甚於「傳教」。過去的叢林道場,雖然也有很多都設有藏經樓、講堂,提倡講經弘法;但是多數的寺廟還是以化緣為主,到處放置功德箱,只等著信徒來添油香。

當然,寺院可以接受信徒喜捨、樂捐,所以設立功德箱是當然的事;但是也不能毫無節制的,佛殿也設,客堂也放,甚至庫房也有。再說,佛教講布施,提倡樂捐,是要在不自苦、不自惱的情況下,隨喜的布施,歡喜的樂捐,這才如法。但是現在統統都沒有依著佛法來做,反而把佛法建立到貪求錢財的上面,造成不樂之捐,這樣我們對得起佛陀嗎?

所以,現在我們提倡人間佛教,主張寺院不能巧立名目,不能任意的做一些不當的化緣;而信徒也不能把信仰建立在祈求發財上面。事實上,我們每個人都可以當自己的財神爺,所謂「求財神,拜財神,不如自己做財神」。我們的雙手勞動,辛勤奮發賺錢,雙手就是我們的財神爺;我們的雙腿勤於走路,開發財源,雙腿就是我們的財神爺;我們耳聰目明,我們滿面笑容,我們口中多說好話,我們肯得向人點頭示好,它們都能為我們帶來財富。我們的五根六識,不就是我們的財神爺嗎?尤其我們可以把財神爺養在腦海裡;我的腦筋清楚,智慧明朗,所謂「智慧財」,有了智慧,不就能幫我賺來財富嗎?所以,求人難,求神難,不如求自己這一尊財神,應該比較來得容易。

從迎財神再談到佛教的護法,韋馱天將、護法伽藍是誰封他們的呢?韋馱天將究竟是從哪裡來的?是和佛陀同鄉嗎?和觀音菩薩同鄉嗎?還是和提婆、龍樹同鄉呢?他出生在哪裡?誰封他做寺院護法的呢?關雲長,誰有資格封他做伽藍尊者呢?關雲長有布施哪一間寺廟多少錢嗎?還是關雲長有建過哪一個寺廟嗎?

對於這許多不明不白的事情,也不曉得是誰在提倡,我們也不去仔細思維,就盲目的跟從。反而對於現前的韋馱天將、護法伽藍,也就是我們的大功德主、我們的義工,他們對全世界的寺廟捐獻、熱忱服務的,為什麼不感謝他們呢?

因此,我覺得護法不是韋馱、伽藍才是護法,全世界護持佛教、保護佛教的人,他們都是韋馱天將,都是護法伽藍。護法是無形、無相的,凡是一切對佛教有心的人,凡是對寺廟有貢獻、有布施的信徒,他們都是寺廟所要尊重的護法韋馱、伽藍尊者,我們都應該為他們「添油香」。也就是要主動的關懷、愛護,要布施給他們法喜、法益,讓他們獲得無上的法財,這個要比迎財神來得有意義多了。

(佛光山法堂書記室供稿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