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光山佛陀紀念館

最新消息

星雲大師全集206 傳記類 釋迦牟尼佛傳(1)-9

字級:


釋迦牟尼佛傳

文/星雲大師

最大的誘惑 2

優陀夷這番論調,真是說盡世間人情之理,太子聽他說完這番話以後,也就很莊重慈和地說道:

「優陀夷!謝謝你!你說你是我的好友,你誠心誠意的話,我已完全的了解。但是,我再三思考的結果,心中自有我的看法,請你也留心地聽我說吧!

你說人生在世,愛欲是最大的快樂,可是,優陀夷!你知道我的苦悶正是因為人生是無常之相嗎?你知道我心中的不安是因為受苦的眾生都還無法求得解脫嗎?你所說的女色之樂,我也不必來為你否認,不過,假若在這些快樂之中,沒有老病死的痛苦,不是無常短暫而是永恆不變的,我也願意去追求這種快樂而不求厭離了。

那塗著香粉穿著麗服的宮女,假若他們不會衰老,愛欲雖是過失,但在人情上尚可說得過去。無如他們此刻還在一步一步地接近衰老和死亡!

實在說來,人間就是老病死積聚起來,他們假若自己都能懂得這個道理,對於自己尚要厭惡恐怖,何況對別人的老相、病苦、死患的身體,怎能生起愛著的心呢?反過來說,只知道自己的健康,忘記死亡的可怕,終日沉迷在五欲的境界裡追求愛欲之樂,這樣不懂事的人,與無知的禽獸又有什麼不同呢?優陀夷!你剛才所舉出的那些仙人,就是不知道五欲的可厭和危險,所以被五欲的洪流沖沒了。五欲實在是滅身的根源啊!

比方說,那些強壯的青年,青春的少女,假若他們執著五欲的境界,不體會行將衰老死亡的身體,自以為自己是勝利者,可是,優陀夷!勝利者畢竟是老病死與無常哩!

假若方便順從女子的愛情,而來接受五欲的快樂,這是叫做執著,不叫做方便。順從、習近,這都是虛偽欺騙的,我一定不願這樣做!凡是世間上的事情,你對它太熱心了,你就會對他生起執著來,太執著了,就會產生出過猶不及的後果。你現在要我接受那些我所不愛的欲樂,而叫我來方便順從,這豈不是很大的虛偽嗎?違背我的心而去從事女人之愛,還要說,這就是『人間根本的道理』,我實在不懂這樣的道理和見解!

世間是老病死的大苦海,是一切眾苦的積聚地,若有人要我墮落到裡面去,這絕不是我的良友給我的忠告!唉!優陀夷!生老病死的大患,實在是可怖可畏!你看,一切都在無常變化,我們一天一天地走向墳墓,誰還有心去追求暫時的愛樂呢?

優陀夷!這是我需要解決的大問題,我的心,一刻都不停地戰慄著,我想到我的身體在不久的未來要毀滅,我夜間睡覺都不能入眠,誰還忍心閉著眼睛去沉溺在五欲之樂的苦海之中呢?優陀夷!無常之火已經燒近我們的身體,這是不能否認的事實!假若有人叫我對這些虛假的愛情,不要生起憂戚的心來,那不是要我做一個木石的人嗎?」

太子為優陀夷用種種的方便說了五欲是可厭之法,聽得這專愛尋花問柳的大臣優陀夷都羞慚地低下頭來。

太子和優陀夷的這一席長談,不覺已到了將近黃昏的時候,太陽漸漸地往西山下落去,飛鳥也在忙著尋找牠們的歸巢,這些眾多的宮女,悅耳的樂器,終於沒有用武之地,他們只得帶著樂器,很慚愧地回城。

人去園靜,靜靜的樹林,靜靜的花草,靜靜的遠山,靜靜的池水,太子獨自一人靜靜的在園中徘徊了一會,又坐在閻浮樹下沉思宇宙和人生種種的問題以後,他才孤單地返回城中的宮殿。

優陀夷把今日的情形照實地稟告淨飯大王,淨飯大王聽後,知道太子決心不染五欲,認清世間的無常,心中生起極大的憂愁和悲苦,像一把利刃插進他的心房,他感覺傷心到極頂!他立刻召集一個緊急的群臣會議,大家商討計畫應該用什麼方法才能使太子改變他的厭世之心?

諸大臣都異口同聲地回答:

「除了增加五欲之樂能改變太子的心外,再也找不出其他更好的方法!」

太子立志去出家 1

從此,淨飯大王又在太子的宮中,增添更多的財寶、美女,他想用這些來不分晝夜地娛樂太子的心,但是,太子對這些一點留戀的心情都沒有,每天他都為老病死而憂患而煩惱!他好像是銳箭射中的獅子,在高山茂密的林中著急。

淨飯大王除此以外,又選擇很多年齡很輕,容貌端正,聰明伶俐的貴族少年,日夜的侍候在太子之側,進退都有一定的禮儀。淨飯大王真是費盡苦心,他想以這樣來使太子感到王者的權威。可是,在太子的心中,對這一切人為的排場,一點榮耀驕傲的念頭都沒有。

有一次,太子又啟稟父王,他要和貴族子弟們到城外的園林中去玩,父王只要他高興去玩的,從來沒有不准許。當太子在園林中玩的時候,他總歡喜一個人獨坐在樹下思索冥想,他叫那些貴族的青年,各人自由的去遊樂,只要不驚擾到他。

他靜靜地端坐在閻浮樹下,生死、起滅、無常轉變的道理,像海潮一樣的在太子的心中起伏,他想:「世間實在是一個苦的地方,人之一生是有限的時間,可是一般人都不明白這無常轉變的道理,終日拚著命來營求生活,這真是最大的悲哀!見到別人的老病死也知道可怖,但不了知自己生命的短暫而驚懼。呵!這就是人生的大患!我不能像世間的常人一樣,我要戰勝這騙人的青春健壯,我要征服恐怖的老病死,我更不讓世間上的人,永遠這樣受苦,現在我急需要的是求得解脫這些的道理。」

太子正在思惟的時候,忽見前面有一個沙門向他走來,太子趕快站起來迎接,並很恭敬地問道:

「請問你,你是什麼人?你為什麼要穿與眾不同的服裝呢?」

「呵!你要問我這個嗎?我告訴你,我是離開家庭束縛的沙門。我厭離老病死的苦惱,我為了要求得自由解脫的大道。眾生,沒有人能免除老病死,沒有人能逃脫瞬息萬變的無常,因此,我才出家來做沙門。我沒有什麼可以憂愁,也沒有什麼可以歡喜。我的希望只是能夠獲得不生也不滅,達到冤親平等的境地!

我,沒有財欲也沒有色欲,終日隱居在山林寂靜的地方,斷絕世間名利的關係,沒有『我』的觀念,也沒有『我所有』的東西,沒有淨穢的選擇,也沒有好醜的分別,在市鎮或村莊上乞食,滋養這假合的色身。

遇到別人有苦難的時候,我就設法為他解救,我沒有希望別人報酬的心理,更沒有求功德的念頭。我只覺得眾生的苦惱都應該讓我一個人承受,我不努力去解救生死大海中的眾生,還有誰呢?」

太子聽沙門的話後,滿心歡喜地說道:

「我也是和你一樣的思想,遠離一切欲念,尋求解脫的境界。同時,我也有救度眾生的願力,只是我還沒有懂得怎樣去作,今天幸而遇到你,我彷彿見到黑暗的世間上一盞明亮的燈光!」(待續)

圖說:據說此處是悉達多太子曾經遊歷的東南西北門之一,因在城門邊見到人生的生老病死,興起了追尋真理出家求道心意。圖/佛光山資料照片

大師專欄
First 1 2 3 4 5  ... 最末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