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光山佛陀紀念館

最新消息

【星雲大師全集38】人間佛教當代問題座談會 141

字級:


文/星雲大師

佛教對「宇宙人生」的看法 6

如何看待宇宙的森羅萬象

【問】佛教講「一花一世界,一葉一如來」,可否請大師針對佛教這種獨特的宇宙觀,再做一些開示?

【答】「一花一世界,一葉一如來」,這是說明華嚴宗的「一真法界」,是個「一即一切,一切即一」的圓融無礙法界。

在一般人的認知裡,一切源於一,一並不代表一切;因為「一」只有一個,「一切」代表很多個。但是,在佛教裡,認為一即是多,多即是一;一個不算少,萬億也不算多。例如一朵花、一粒微塵、一顆沙石、一個世界、一個宇宙虛空,都稱為「一」,孰大孰小?孰多孰少?一般人總以為一朵花、一粒沙石、一個微塵很小,一個虛空才是大。其實不是,我們說一朵花,從種子種在土壤到萌芽成長,需要雨水的灌溉、肥料的培育、陽光的照耀,還要有風來傳播花粉,要有空氣來沃養成長等。可以說,這一朵花是集合了全宇宙萬有的力量,才成為這一朵花;一朵花即等於一個虛空,跟虛空一樣大,所以佛教講「微塵不算小,虛空也不算大」;甚至有「須彌納芥子,芥子藏須彌」之說。

話說在一座寺院裡,掛了一幅對聯,對聯上寫著「須彌藏芥子,芥子納須彌」。有位讀書人看了對聯,覺得文理不通,就質問道:「須彌山那麼大,藏一粒芥子當然是沒有問題,可是小小的芥菜子裡如何能容納得了那麼大的須彌山呢?這未免太言過其實了吧!」

寺院的知客師反問道:「你是讀書人,想必聽過『讀破萬卷書,下筆如有神』這兩句話吧!現在就請你把一本書放進肚子裡!」

「一本書怎麼能放進肚子裡呢?」

「萬卷書都能讀進去,為什麼一本書放不進去呢?」

書生聞言大悟,原來空間的大小是可以相容的。

其次,佛教講「萬法歸一」,萬法泛指宇宙之間的森羅萬象。萬法既歸於一,那麼,「一」又歸於何處呢?一歸萬法。「一」是體,「萬法」是相,「一」與「萬法」就是本體與現象的互存互證。所以,一就是多,「一」與「多」不是兩個分別的概念,而是同源同流的迴環。一個宇宙有三千世界十億國土,十億國土三千世界也只是一個宇宙,所以說「一多不異」、「一多不二」。

佛教除了主張「一即一切,一切即一」之外,也講到「剎那不算短,劫波不算長」。剎那是佛教計算時間最短的單位,以現在的時間計算,大約等於七十五分之一秒,所謂「少壯一彈指,六十三剎那」,在零點零幾秒這麼短的一剎那,為什麼說不短呢?主要是因為在一剎那之間,我們也有可能證悟永恆。所謂永恆無邊,是沒有時空分別間隔的。

此外,所謂「千江有水千江月,萬里無雲萬里天」,天上的月亮只有一個,可是映照在水中,不管江、湖、河、海,乃至臉盆、茶杯裡面,都會有月亮。又如電視節目,雖然只是一個人在電視裡表演,全國幾百萬台的電視機,統統都可以收看,這不就是「一即一切」嗎?

所以,時間、空間在「一」裡面,都是非常統一、非常調和的。如果我們能夠認識「一即一切,一切即一」,能夠了解「無二之性,即是實性」,就能體會世間一切都是因緣所生法,你我都是互為關係的存在,我和你沒有太大的距離,沒有太多的分別,所謂天下都是有緣人,那麼相敬相親又何必曾相識呢?

【問】請問大師,佛教講的「末法時期」,與基督教的「世界末日」,有什麼差異嗎?

【答】在佛教裡有這麼一則故事。釋迦牟尼佛住世的時候,曾經親自上忉利天宮為母親說法,三個月沒有回到人間。當時的優填王及大臣、弟子們,非常思念佛陀,就請目犍連尊者利用神通力,帶了一個會塑像的人到天上去瞻仰佛陀的樣子,然後回到人間,用檀香木塑一尊像,這就是佛像的開始。當三個月後,佛陀從天宮回到人間,雕塑的檀香木佛像竟然會走動,向前迎接真的佛陀,佛陀對著這尊塑像說:「以後末法時代,就要靠你為人天做福田了。」

所謂「末法時代」、「末法時期」,就是佛陀入滅後,依照佛陀教法弘傳的情形,分為正法、像法、末法三個時期。

第一期「正法」時期,是指佛陀滅度後一千年期間,佛弟子對佛陀的教誡還能「依教奉行」,所以能夠保存佛陀教法的精神風貌,不遭扭曲,因此稱為「正法」時期。這個時期的眾生,根基猛利,不但有正法可以依循,而且又肯精進修行,所以證悟得道的人很多。

之後的一千年,因為距離佛陀滅度時期愈久,大眾孺慕渴仰的心情愈淡,對佛陀的教法也開始有了不同的觀念和認識,因此產生相似於正法的教法,此為「像法」時期。這個時期的眾生不如正法時期的眾生善根深厚,因此縱有教法,證果得道者少。

佛陀滅度二千年後,佛法開始進入「末法」時期。此時期由於眾生知見不正、正邪不分、頑強難化、附佛外道橫行,因此雖然有教法垂世,但信仰者少,當然更別說修行證果了,所以是「法弱魔強」,是佛法衰頹的時代。

根據佛經的說法,正法、像法時期各約一千年,末法時期則有一萬年的時間。現在距佛陀涅槃已經兩千多年了,生此「末法時代」的人們,因為不能親自瞻禮到佛陀的金容,因此常有「佛在世時我沉淪,佛滅度後我出生;懺悔此身多業障,不見如來金色身」的感慨。

但是儘管「生不逢佛世」是學佛的八難之一,所幸佛陀入滅後還有教法流傳後世,眾生一樣有機會得聞佛法,一樣可以依法修行,所以根本不必掛念現在是不是「末法時期」。

至於基督教所謂的「世界末日」,根據聖經的記載,乃緣於耶穌預言「聖殿被毀」;聖殿被毀對猶太人而言,就如同世界末日來臨一般,是極其嚴重的事。後來一些人則把「世界末日」理解為「世界毀滅」,因此每當有人預言何時是世界末日,總會引起一陣的惶恐與不安。

例如,一個名為「耶和華見證人」的基督教非傳統新興教派,自1914年到1975年,曾經四次預言世界末日,但結果一次也沒有實現。所以,不管「末法時代」或「世界末日」,其實都是我們自己創造的,只要我們信仰堅定,就不必擔憂「末法」或「末日」來臨。

就如同發生地震,儘管房子震倒了,甚至山河大地都為之摧毀了,但是只要我們的信心不倒,一切都可以重來。因為我們的生命是死不了的,就如基督教說「信上帝得永生」,其實生命是依因托緣、相續不斷的,所以不管有沒有信仰,生命都是永生不死的;生命既然不死,又何來「末日」之有?(待續)

大師專欄
First 1 2 3 4 5  ... 最末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