佛光山佛陀紀念館

最新消息

【星雲大師全集4】金剛經講話 無得無說破事理障分第七(1)

字級:


【作者:佛光山開山星雲大師】

隨宜說法 應病投予法藥

對於如來所證之佛果,名曰無上正等正覺,

是因人而示,就事應機。

但為對治凡夫、外道的痴邪迷夢,而假名正覺;

為對治聲聞、緣覺沉空滯寂,三賢十聖執著法愛,

而假名無上正等。究竟來說,

不應執著實有菩提可證可得。

●譯文

「須菩提!你認為如何?如來有證得無上正等正覺嗎?如來有所說法嗎?」

須菩提回答說:「根據我所了解的佛陀您宣說的妙理,並沒有實有定性、至高無上的覺悟可以證得,也沒有任何實有定性的妙法,為如來所說。這是為什麼呢?因為如來的教說,只是為了眾生修行及令眾生開悟而假設的方便,不可以執取為定性實有;至於真如實相,則是無法以語言文字、音聲言詮直探其義的。若執著實有妙法可說,如此即為執取法相,墮於有見;但也不應否定菩提正覺及真如實相,因為如此又落於無見,有、無二見都是邪見。這是什麼理由呢?一切賢聖都是依著寂滅的無為法而修行體證,只是因證悟的深淺不同,才方便施設有三賢十聖等階位的差別。」

●原典

無得無說分第七①

「須菩提!於意云何,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耶?如來有所說法耶?」

須菩提言:「如我解佛所說義,無有定法名阿耨多羅藐三菩提,亦無有定法如來可說。何以故?如來所說法,皆不可取、不可說,非法、非非法。所以者何?一切賢聖②皆以無為法③而有差別。」

●註釋

① 本分旨在闡明「無得無說」之真義。蓋菩提非相,不可以相取;般若非言,不可以言說。得無可得,說無可說,然「無得」之得,才是真得;「無說」之說,才是真說。

② 賢聖:有小乘、大乘之分。小乘以「五停心觀、別相念住、總相念住、煖法、頂法、忍法、世第一法」共為七賢位,以「聲聞四果」為聖位;大乘菩薩則以「十住、十行、十迴向」位,但稱三賢;「十地」菩薩,謂之十聖。

③ 無為法:與「有為法」相對。非因緣造作,離生滅變化,故名「無為」,即斷除我、法二執所顯之法性理體。

●講話

綜觀第六分的經文脈絡,佛陀開啟了我人對於般若法門生起真實清淨的信心,並破除我們對於我、法、空等的取著,指陳諸佛種種示教利喜,都只是方便渡岸的船筏,不應執取。第七分再進一步延伸,具體探討我們學佛修行者都關切的問題,比如:是否有個菩提正覺可以讓我們獲得?佛陀是否有演說無上妙法,能令一切眾生開悟?佛陀在本分中,以「無得無說」,粉碎我們對於佛相、法相的妄執。第七分我用四點來說明。

一、佛陀無證,悟無言說。

二、菩提正覺,無有定法。

三、真理實相,色空一如。

四、無為法攝,三賢十聖。

無得,既破除凡夫的「事障」,以為真實有個正覺可得;又兼破除二乘行人的「理障」,以為正覺雖不可事得,但可以心得。無說,則令一切眾生,不被語言文字所障,如《法華經》云:

諸根利鈍,精進懈怠,

隨其所堪,而為說法。

佛陀隨宜說法,僅是善治眾生諸病,權宜善巧應病投予法藥,無病自然無藥也。

如是,若曉了「無得無說」,不取著一佛、一法之相,便見黃花翠竹無不深藏無上般若妙義。

一、佛陀無證,悟無言說

佛陀三大阿僧祇劫修習福慧,百劫由忍辱力得圓滿相好,累劫難行能行而於人間成等正覺,天上人間廣開一十六會的般若法筵,怎麼說佛陀沒有證悟,也沒有說法呢?

佛陀的正覺,並沒有能證、所證的差別可得,所謂「無智亦無得」是也!從主體來說,沒有能證的人;從客體來說,也沒有所悟、所說的法。

對於如來所證之佛果,名曰無上正等正覺,是因人而示,就事應機。但為對治凡夫、外道的痴邪迷夢,而假名正覺;為對治聲聞、緣覺沉空滯寂,三賢十聖執著法愛,而假名無上正等。究竟來說,不應執著實有菩提可證可得。

對於佛陀所說之法,我們回想第六分的經文:「汝等比丘知我說法如筏喻者,法尚應捨,何況非法!」已指明佛陀說法僅如筏喻,未渡則取,既渡則捨,取捨不定。因此,沒有決定性、固定性的法,為如來所說。佛陀出世度生,隨緣說法,如黃葉止小兒啼,視眾生根性大小、利鈍不同,遇凡說凡,逢聖說聖,都是應病予藥,不應執著實有定法可說。

不論佛陀的證悟或轉法輪,不過都是權立方便而施設。菩提本然寂滅,雖證不增,未證不減,哪裡有個原無而後得的覺悟?法性遍滿如虛空,又豈能以概念所把捉,以語言文字如實宣說?

有一個學僧,向夾山善會禪師請示:「從古自今,歷代祖師大德都立下言教示誨後人,禪師為什麼卻說是『無言之教』呢?」

禪師回答:「三年不吃飯,目前無饑人。」

學僧反詰:「既然飽足無缺,為何我沒有開悟?」

禪師答道:「只因為有迷有悟,讓你失去了本性,且聽我一偈:

明明無悟法,悟法卻迷人;

長舒兩腳睡,無偽亦無真。」

學僧仍是不解,再問道:「十二分教及祖師西來意,都是悟法悟人,禪師怎麼顛倒是非,說沒有悟法,也沒有悟人?」

禪師答道:「那些西來意是老僧的坐墊罷了!你苦苦探問西來意,為什麼不問你自己的來意?」

學僧彷彿見到一絲曙光,只是心眼還未開張。

「難道聖教言論,皆一無可取嗎?」

「可取的,都不是聖教!」

「若無言教,學僧如何開悟?」

禪師大喝一聲道:「自己的西來意,何勞他人言教?」

學僧終於心有所悟。

菩提與法性本是離心緣相,離語言文字相,是「言語道斷,心行處滅」的。若心取著於覺悟勝果、聖教言說的「法相」,昧惑於迷悟之別,心不平等,向外貪求,終是不得解脫。

二、菩提正覺,無有定法

佛陀猶如大醫王,所說之教法如療病的藥方,但依眾生病情不同,藥方便有差別。比如:說布施法治貪欲病,說持戒法治毀犯病,說忍辱法治瞋恚病,說精進法治放逸病,說禪定法治散亂病,說般若法治愚痴病。

《大方等頂王經》云:「佛猶良醫,經法如藥;用疾病故,而有醫藥;無病,則無藥。一切本空,無形無名,亦無假號。心等如空,無比無侶,忽然無際,爾乃應道。」若能了知諸法實相,不被幻相所惑,無病則無藥!

有一天,佛陀來到孫陀利河邊。當時,有一位水淨婆羅門住在附近,他以為佛陀要到河中洗浴,便急忙的跑向佛陀。

婆羅門問:「你是要到孫陀利河中洗浴嗎?」

佛陀反問:「到河中洗浴,可有什麼利益?」

婆羅門歡喜的答道:「久遠以前,有仙人在孫陀利河度化眾生,如果你以此聖水洗浴,即能消除一切罪業,獲得清淨和吉祥。」

佛陀微笑說道:「世間的河水,只能洗淨我們身體上的汙濁;跳進聖河洗浴,歷經百千年,也無法去除內心煩惱的塵垢。如果要消除內心的罪業,只有靠清淨的法水,才可以做到。」

婆羅門問:「什麼是清淨的法水?」

「保持清淨的心,受持不殺生、不偷盜、不邪淫、不妄語、不飲酒的淨戒,以此深信因果罪福之力,對他人不貪、不瞋、不痴,如此的清淨法水,才可以為我們洗淨內心的塵垢。」

向聖河求取清淨安穩,了不可得!就像開發覺性,只要證知人人皆有不增不減的菩提自性,求聖教言說,求佛法諸相,徒增妄念心魔。佛陀說有證悟的佛果、有宣說的教法,只是為滿足眾生種種的欲求,樂於向因中修、果上證,其實在清淨平等的法性中,都是「借路返鄉」的假名罷了!如溥畹大師說:

妙有不有,故將真空而遣有;

真空不空,特假妙有以除空。

佛陀的此時說有,彼時談無,只為破除眾生心地的迷闇,如同禪門慈悲的示教,你沒有拄杖子,我給你拄杖子;你有了拄杖子,我就奪取你的拄杖子!

有一天,一位在家居士來向智藏禪師請教:「禪師!有沒有天堂地獄?有沒有佛和菩薩?有沒有因果報應?」

居士連著發問幾個問題,禪師都一一回答:「有呀!有呀!」

這位居士聽後,搔搔頭,不以為然的說:「禪師!你答錯了!我請教徑山禪師相同的問題,他都說:『沒有呀!沒有呀!』你怎麼說『有』呢?」

智藏禪師知道這位居士的根性,於是反問他:「你有老婆嗎?你有金銀財寶嗎?你有房舍田產嗎?」

居士答:「這些我當然都有。」

禪師附在這位居士的耳邊說:「你擁有妻兒家小、財寶田產,那徑山禪師有嗎?」

「當然沒有。」

智藏禪師於是正色的說:「所以,徑山禪師跟你說無,我跟你說有。」

這段公案,徑山說「無」,是指覺者湛然空寂的無垠法界;智藏說「有」,是指吾人泥陷於耳聞眼見的虛假世界。如同本分的經文:「如我解佛所說義,無有定法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,亦無有定法如來可說。」不著定法,泯除執為實有的邪見,平等清淨之性自朗然現前。

大師專欄
First 1 2 3 4 5  ... 最末頁